安徽3大“惨败酒”,省内明明家喻户晓,为何走出皖地却无人问津

发布日期:2022-06-18 06:15    点击次数:68

“东不入川,西不入皖”

所有人说起安徽酒,总会想起这句话,曾几何时安徽曾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中国白酒的半壁江山,在如今,安徽的白酒仍然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但是现在安徽的白酒逐渐被四川,贵州等酿酒大省赶超,但其实安徽本地也有实力不弱的白酒,只是在外地酒的挤压下,他们的生存空间几近于无。

其实安徽白酒虽然没落不少,但是安徽人其实是很爱喝酒的,也不怪外地酒来势汹汹,这么大的市场,想必谁也想分一杯羹。

不过,能在市场上生存下来,还能在安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,想必实力肯定是有的,但也的确打不破安徽省这个壁垒,毕竟不仅要与本地白酒华山论剑,还要与外地白酒“斗智斗勇”

今天就来讲讲安徽省内家喻户晓的3大“惨败酒”,看看在这场厮杀中,到底为何走出安徽无人问津。

口子窖

90年代安徽白酒虽然在省内打得难解难分,但是基本销售一直停留在省内,00年之后,口子窖凭借着独特的营销模式,短短几年,迅速崛起,短短几年之间口子窖一跃成为安徽省前三的白酒,虽然一度走出省外,引得同行纷纷效仿,而这种独特的营销模式“盘中盘”也渐渐走向没落,如今口子窖的营业额只有20%来自省外,其中大部分的营销额仍然来自于省内。口子窖的难以走出省内,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省内白酒竞争激烈,压得口子窖资源倾斜于省内市场,再难以和外省白酒竞争。

金种子酒

曾几何时,金种子酒一度火遍大江南北,但是就在今年4月份,华润集团宣布对金种子酒实行收购,早在2月份,金种子酒49%的股权都已经转入到了华润集团。

90年代金种子酒曾是全国10强白酒之一,无论是实力还是体量都完全不弱于古井贡酒,旗下的醉三秋在当时更是如日中天,90年代,金种子酒成功上市,但是后续发展底气不足,导致金种子酒的营收一直停留在10亿左右,又连年亏损。

后来金种子酒的销售一直停留在安徽省内,难以走出安徽。

不过此次华润的收购,金种子酒在A股市场一度涨停,这次华润的收购说不定能成为金种子酒走出安徽省的关键。

明光酒

80年代的明光,同样辉煌,连续成为安徽省的省优酒,明光酒一度火遍南方,当时明光酒的在合肥的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,总量在省内排名前三,但是到了90年代,明光酒同样开始走向了没落。

如今明光酒业被温州宇宙集团收购。

在21年明光酒业转战古井贡,在古井贡酒的帮扶下,明光酒的发展渐渐有了起色,而明光酒也成为了首家纳税上亿的酒企,虽然如今还是没能走出安徽,但是按照明光酒如今的发展势头,走出省外应该只是时间问题。

从以上3款酒可以看出,它们都是在本地叱咤风云的白酒,要品质有品质,但就是败在了90年代的广告热潮,所以安徽白酒盘踞在当地,虽然规模很大,但是内卷严重,在省内酒消耗了大量的资金,出了外地,就非常容易被市场淹没。

其实不光是安徽白酒如此,像玉冰烧也是如此,本身是一款非常具有特色的白酒,本应该发扬光大,但是却受到地域限制,难以走出当地。

同样如此遭遇的还有江苏的分金亭,山西的六曲香和贵州的汉董大师酒。

不过汉董大师酒的难以走出省外和徽酒倒是有一些异曲同工之妙,都是因为本地市场名酒林立,内卷严重。

毕竟在贵州,做酱香酒首先要面对茅台,其次要面对习酒,谭酒,金沙等一众强力品牌,能在此种环境生存下来,实力是不容小觑的。

酒水出自酱香酒之父曾传政,曾经是茅台前厂长李兴发的弟子,酒水质量自然是不错的。

不过这还不够,酒水从原料到工艺都是酿酒人亲自把关,再进行小批量勾调,而酒水在口感上也的确是下了很多的功夫,这也使得这款酒在贵州有着非常不错的口碑。

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,你怎么看待安徽白酒难以走出当地的问题,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。